天下局部地域修建工地开停工工夫汇总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地都推迟了建筑工地的开复工时间。下游工地何时能够正常复工成为工程机械人最关注的话题。

匠客工程机械通过检索全国部分省、市、自治区出台的相关政策文件,筛选出各地最新开工时间要求,汇总如下:

全国各地复工时间

全国各地复工时间

注:重点民生工程(含市政重点工程、轨道交通工程、省市重点工程等);一般民生工程(包括安置房等建设工程);其他工程(包括房地产等建设工程)。

受人员及原材料影响 实际开工时间或推迟至2月底

从中我们可以发现,多数省级行政区域采取了因时制宜、因“情”施策的管理方式。省一级住建厅先出台指导性的复工时间,辖区内的部分地市将根据疫情发展的状况来决定当地开复工的时间。同时,人员相对密集的省会城市,其复工时间较省内其他地区更晚。

多数地区申请开复工的建筑工地除应符合开复工条件外,还应报请项目所在地疫情防控指挥部或建设主管部门同意,方可开工。建设单位及各参建单位对参与工程建设的管理人员、务工人员应分批有序组织返回,要制定完善的疫情防控方案,并严格履行疫情筛查和疫情防控方案报备,确保安全复工。

据了解,受疫情影响,工地项目的实际开工时间或将推迟至2月底甚至更晚。具体原因包括: 一方面是外来工人到岗位问题,另一方面工地要求工人到工地还要自行隔离至少一周左右。通过和建筑企业沟通,工地年前很少储备材料,都是工地开工后才同步采购,这次疫情对后期材料采购都有一定影响,包括材料的价格,甚至材料会出现供不应求情况。

交通运输部:水路公路工程力争20日前复工

2月8日,交通运输部印发通知,在做好新冠病毒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各地要统筹抓好公路水运工程复工开工建设,进一步加大交通投资力度;除湖北省和防控任务较重地区外,气候条件符合施工要求的,原则上应在2月15日前做好复工准备,力争2月20日前复工;地方应重点项目尽快开工、全面完成年度目标任务。

交通运输部关于加快公路水运工程复工的通知

交通运输部关于加快公路水运工程复工的通知

2月11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重要国计民生领域要立即复工复产,重大项目要及时返岗、尽早开工。

本次疫情对于基建行业的主要影响为大范围的延迟复工及劳务人员返程迟缓,而交通运输部、发改委等的表态将避免进一步的大范围停工,降低疫情带来的影响。(文章来源:匠客工程机械)

责任编辑:Shine

|收藏本文  该内容由行业企业、终端个体、第三方机构提供,本网仅起到传播该信息的目的,如有任何疑问请与转载来源机构联系解决,感谢支持。如发现侵权,本网编辑部将协助进行处理或撤稿。 文章关键字工地开工 新冠肺炎 疫情 工程机械相关阅读

建筑工地开工不足 机械企业演绎争夺战

这个季节,本来是建筑工地最为热火朝天的日子。可如今,房地产开发商不愿开工,制造企业也无意造新厂房,而重启铁路和核电建设的消息也难以坐实。
7月,全国纳入统计的汽车起重机开机率为75%。而从4到6月,这个数字是83.3%、77%和79%。
除了起重机,还有混凝土搅拌车、装载机、挖掘机紧盯建筑工地的是中国庞大的工程机械行业:原本人们估计其产值在2012年可达5000亿元以上,但7月,中国的摊铺机、压路机、挖掘机和推土机销量同比下降都在36%至47%之间。
连《华尔街日报》也刊登了一篇文章,专门讲述“中国建筑设备制造商的生死赌局”。它引用了三一重工副总裁梁林河的话:混凝土设备竞争到了最后的疯狂。
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是2011年4月以来中国工程机械结束“黄金十年”、出现大逆转的原因之一。对于业内而言,危机似乎早可预料。比如詹纯新,另一家工程机械行业巨头中联重科的董事长,在2009年就预测说,产能过剩即将到来。
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即使中国经济增速达到8%左右,工程机械的产能过剩仍会严重。
过去10年,工程机械行业年均增速在30%以上。而这只是中国庞大的装备制造业乃至整体经济的一角。自90年代中国经济迈入快车道之后,特别是最近4年,众多企业一直在高速扩大生产。
为了保证市场份额,在需求紧缩的情况下企业仍不得不继续维持较高的产能。而如今能解决这些“超级行业”困境的,似乎只有更高层面的政策举措。而中国制造业的发展路径,也到了深刻思考的时刻。
扩张冲动
以混凝土机械行业为例,中国工程机械这块蛋糕自2008年底开始做大,原来主要做推土机的山推股份、原来主要做挖掘机的柳工集团都大力进军混凝土领域,徐工集团等则强化了全业务布局。
“如今的困难情况和这几年的产能扩张有很大关系。”全国混凝土机械标准化委员会主任龙国键对本刊记者说
混凝土机械并非孤例。全球挖掘机的年增需求不到40万辆,中国目前的在建产能就已达到这个数字。
柳工集团的一位副总曾在行业会议上抱怨:“有些企业原来搞房地产或者做其他行业,感到挖掘机投资回报不错,挖人,买图纸,征块地,建个厂房,就可以搞出个挖掘机品牌。”
企业家内心的冲动来自可预期的建筑高峰。2008年底发布的4万亿元投资政策中,45%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据交通运输部、铁道部的统计,2009年前9个月,仅公路、铁路基础建设就投入1万亿元。
就连国际企业也对新兴市场国家的产能表达了担心。2011年底,在全球挖掘机市场领先的韩国斗山工程机械全球总裁表示,中国工程机械的产能过剩给斗山带来了很大压力,“中国市场应该更加注重整合而非扩张产能”。
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的工地越来越少,工程机械企业的争夺愈加激烈。比如,首付款比例开始下降。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2年上半年,重点联系企业集团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36%、利润下降19.85%。
另一方面,财务费用和利息支出大幅度上升:同比增长126.47%和147.62%。同时,库存同比增长12.19%。
《华尔街日报》说,现在中国各地的企业都在应对库存高企的问题,煤炭和铁矿石在中国各港口堆积如山,电子产品零售商陷入争抢客户的价格战,而光伏板公司则因产品供大于求、价格被压低而苦苦挣扎。
后遗症效应
尽管已经出台了一些调控措施,但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统计信息部主任吕莹认为,对下半年还不能过于乐观。
他对本刊分析说,调控可能仅能将下半年的经济增速稳定在7.5%至8%,难以较快推动经济增速反弹。“我们也不希望再出现大规模的刺激性调控,因为会带来一些后遗症。”
目前的情况是,工程机械产品库存较大,包括社会库存和企业库存,“还有大量的已售出设备处于闲置状态,这些因素都会抵消局部新的经济调控措施带来的部分需求”。
吕莹说,由于扩张迅猛,很多企业连人才培训都无法跟上。“企业需要有个时间段来消化。”
根据刚刚发布的半年报,行业最好的7家企业中只有中联重科实现了利润正增长。而在最好的两家企业中,中联重科相对平衡,境内增幅19.78%,境外销售增幅27.31%。三一重工国外销售同比增长达到176.71%,而其国内地区营业收入下降3.89%。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前6个月中国工程机械出口同比增长35.94%,出口价格同比增长15.6%。在海外市场飞速增长的情势下,中联重科也获得了好收益。“从我们的出口情况看,比较强势的都是高端产品。”中联重科副总裁、混凝土机械公司总经理陈晓非说。
他告诉本刊记者,中联重科收购全球第三大混凝土机械企业意大利CIFA之后,利用最新欧洲技术自主研发的80米碳纤维臂架泵车,是目前世界上达到可工作、可销售状态的最长臂架泵车。
“此前这样的技术一直被国外企业垄断。国内龙头企业也曾尝试,一直未果,这次终于实现。”他说。
“过去的技术瓶颈逐渐被领先企业打破。”吕莹在谈及出口问题时说,中联重科等企业最近几年进行了很多大的海外并购,“用技术把国外企业都打败了,出口自然就有优势。”
企业之问
“中国工程机械企业必须走出去,这是行业的整体趋势。”詹纯新说,“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只有‘走出去’才能突破瓶颈,在有效整合全球资源的前提下完成国际化转型。”他说,在技术优势的帮助下,中联重科计划在2015年将海外业务比重由目前不到10%提高至30%。
然而,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的报告在谈及行业挑战时,首先讲到的就是企业创新能力不足,同质化严重,突出表现是各自主要开发该企业没有的产品:装载机制造商开发挖掘机,挖掘机制造商开发压路机,而不是在现有产品的基础上进行创新。
在建筑工地一片欣欣向荣之时,混凝土机械曾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很多搅拌站实际产量不到设计产量的50%。尽管达产率不高,行业低门槛准入和发展前景仍然不断吸引投资者。
2008年底以来,除了下游产业的扩张,装备制造业也列入十大行业振兴规划。龙国键说,当时曾希望由行业协会和主管部门牵头进行研发、给予资金支持,解决一部分高端配套零件问题。
目前中国工程机械企业大约有70%的利润被进口零部件“吃掉”。比如20吨以上挖掘机使用的液压件,一直被日本川崎一家企业掌握。
国内零部件生产商以中小企业为主,缺乏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主业突出、核心竞争力强的企业集团。
作为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龙国键一直在全国两会提案解决企业创新问题。特别是在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过渡之后,“最重要的是要将企业作为技术创新的主体。但要使企业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我认为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还存在着很多问题。”
事实上,自1985年中国首次提出科研体制改革以来,如何让技术人员成功从院所走进企业,一直是个难题,“国内企业因为待遇不高,留不住技术人员,技术人员宁愿去外资企业、研究院等事业单位或者考取公务员。”龙国键说。
如何创造更好的环境,促进企业创新以及科研院所转轨成为企业,则需要来自更高层面的推动力。